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新聞】關於你 About Leslie

五載思憶寄天邊 給張國榮的信
【2008/04/01 蘋果日報╱香港綜合報導】

五年日子說長不長,但對一班張國榮的親友與歌迷來說,失去這位天王巨星五年了, 日子過得好像很漫長,但每當想起哥哥台上台下的逸事,卻仍然歷歷在目。

今天,除了陳淑芬為哥哥舉辦悼念音樂會、哥迷會Red Mission在各地區舉行緬懷偶像的活動之外,幾位哥哥生前好友,以及追隨他多年的忠實fans,齊來追憶這位故友,說起舊事,真箇有笑有淚有感嘆,皆因這位偶像的光芒,從不減也從不滅,仍然在每位愛慕崇拜他的人心中照耀。

撰文:蔡如玉
﹍﹍﹍﹍﹍﹍﹍﹍﹍﹍﹍﹍﹍﹍﹍﹍﹍﹍﹍﹍﹍﹍﹍﹍﹍﹍

周潤發早年與張國榮合作拍攝電影《英雄本色》和《縱橫四海》等,二人私交甚篤,經常有聚會。

* 周潤發:愛美大男孩 *

於墨西哥拍完西片回港,在這段休息日子,偶然在家收拾東西時,翻起了一些舊照片,看到其中一張舊照片令我無限欷歔,因為這張舊照片當中有兩位好友:Leslie與朱家鼎已隨風而逝。

記得03年以前,我和太太經常會相約鍾楚紅夫婦、張國榮一起晚飯,大夥兒淺嚐紅酒,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一頓飯吃了四、五個小時也不會覺得時間很長,老實說與他們相處,倒是很愉快的。

不經不覺Leslie已經逝世五周年,但對這故友懷念之情始終沒有減退,而事實上,藝壇暫時尚未可以找到一位可以代其地位的接班人,Leslie無論唱歌或演戲都是充滿天份,而且他的工作態度好認真和投入,這點我是很欣賞。以前跟他一起合作拍戲,他總是很準時到場,記憶中,好像未有遲到紀錄,這方面很值得年輕一輩藝人借鏡。

91年吳宇森安排了Leslie、紅姑與我一起合作拍攝《縱橫四海》,該片大部份外景在法國拍攝,所以我們大夥兒一起飛到浪漫巴黎取景,這次外景,實在有旅行的感覺,合作的夥伴都是老朋友。每晚收工後,Leslie會帶隊到不同的餐廳晚飯,我也不曉得這小子為何如此厲害,能夠對巴黎的食肆瞭如指掌,每日收工大家去吃喝玩樂,日子過得挺輕鬆,至今我依然很懷念這段拍戲生活。

在法國回來後的日子,紅姑有空會邀約我和Leslie一起舊,有時在我家、有時又會到他們家,每次到Leslie家,我都會讚美他的家居設計得好有品味,這個人的確很唯美主義,所以一個如此愛美的男孩,我是很難接受他會選擇跳樓自殺。

* 悲傷愚人節 *

03年4月1日愚人節,紅姑夫婦邀我和太太到其家中晚飯,這次飯局只有我們兩夫婦, 在晚飯的中途,我們突然收到電話,有人指Leslie跳樓身亡,這震撼的消息確實嚇壞了在座每一人,但我們四人都不相信這位老朋友會跑去跳樓,我更第一時間表示:「係咪愚人節,有人整蠱我呀!」其實當時我心好亂,一方面好擔心,但另一方面又希望真的被人愚弄!但好可惜,最後證實這是鐵一般的事,我們四個人都好傷心,太太與紅姑哭得很厲害,我在安慰她們時,其實自己心也是悲傷得很!

每個成功藝人都容易患有抑鬱症,我自己也是過來人,明白做藝人會遇到很多不同壓 力,所以藝人本身一定要找方法釋放壓力,不要太勉強自己,一切隨遇而安就可以,胡亂想太多,只會為自己徒添麻煩!

口述:周潤發 筆錄:陳月媚
﹍﹍﹍﹍﹍﹍﹍﹍﹍﹍﹍﹍﹍﹍﹍﹍﹍﹍﹍﹍﹍﹍﹍﹍﹍﹍

張國榮公開承認的女友之一,1977年張國榮加入麗的電視,與同台的毛舜筠一見鍾情後熱戀。

* 毛舜筠:合唱種情根 *

五年前的今日,我的心情跌入谷底,一個死訊,失去一個摯友,五年後的今日,要我再一次面對阿仔(毛舜筠對張國榮的暱稱),至今我還未接受到阿仔離開的事實,我感覺他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只是大家暫時未能見面而已。要懷念一個人並不是用口講,而是放在心中,這樣才是久,我與阿仔的淵源並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到,我們曾經有過許多難忘事,至今最難忘的是我們擁有一張從未面世過的CD,這張CD是我們一齊在錄音室即場灌錄的,不是甚麼流行曲,而是任白戲寶《再世紅梅記》其中一段折子戲,名為《脫阱救裴》。陳太(陳淑芬)找我出席張國榮紀念演唱會,我便提議不如播出這段折子戲的片段,不過因為已有不少圈中好友演出, 最後我還是選擇了拍一段心聲表白。

* 拍外景示愛 *

提起這折子戲,又勾起我無限回憶,一向不大喜歡唱歌的我,每次與阿仔在一起,總是會唱起歌來。回想昔日還在麗的年代,我們坐車出去拍外景,我穿一件白色吊帶裙,阿仔笑說很喜歡我這個肥妹仔,因為夠健康夠笑容,於是他要我一齊唱《荷花香》,我又不是歌手,怎麼識唱?但是當阿仔唱起來的時候,我竟然能一句一句的跟上,大家很夾呢!夾到我們真的拍拖起來。在這段日子阿仔憑他的努力、他的歌聲,被大眾所接受,日漸走紅,人氣急升,也是我們分手之時。

再見亦是朋友吧!多年後有次在無線化妝間巧遇阿仔,他突然叫我一齊演出《再世紅梅記》,為《東華》籌款,要我唱粵曲?我怎識唱呢!於是即場婉拒了,阿仔十分失望。又隔了一段時間,我們又再遇上,這次是拍電影《家有囍事》,我覺得我們的感情已昇華到另一階段,是一世的好朋友。當時我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我提到正在學唱粵曲,阿仔一向熱愛粵曲,於是我帶他一起去唱,就在這次機緣巧合下,我們在錄音室即場灌錄了《再世紅梅記》的折子戲《脫阱救裴》,一次過完成從沒有NG,我們很開心、很滿意!我想這便是緣份吧,當年未能公開演唱,不過最後我完成了阿仔的心願,能合唱這首戲曲。緣份安排我們合作拍了三部電影,在這期間我們不時相約打牌,每次開我們都會唱雙簧,對唱粵曲,令其他兩家笑破肚皮。

* 珍惜眼前人 *

阿仔離開後,我沒有去拜過他,可能是逃避,不想接受他已經走了,我心想他很好呢,我們只是沒有聯絡而已。在他離開之前,我們曾到港麗酒店見過面,他自知情緒有問題,他向我傾訴內心世界的事,可惜我未能開解他,有時我嬲自己未有積極跟進阿仔的病情,我自責過,無奈的事始終要發生,如今人走了,留下的只有回憶,幕幕片段在腦中湧現,讓我學會珍惜眼前人!

口述:毛舜筠 筆錄:陳寶明
﹍﹍﹍﹍﹍﹍﹍﹍﹍﹍﹍﹍﹍﹍﹍﹍﹍﹍﹍﹍﹍﹍﹍﹍﹍﹍

黎小田八十年代由麗的電視轉投華星唱片,擔任張國榮的唱片監製,一手捧紅他。

* 黎小田:夠姣夠Sexy *

我第一首張國榮的歌曲,是麗的電視(亞視前身)劇集《追族》同名主題曲,早年他是寶麗多(Polydor)旗下歌手,出了《DAYDREAMIN'》等大碟,聲線還是相當幼嫩,唱片推出後反應也不理想。當時Leslie的經理人叫KK譚,KK譚,手下的人還有羅文和陳百強,那時陳百強因為又會唱又會作曲,比Leslie紅得多,Leslie一路覺得鬱鬱不得志,後來無總經理陳慶祥邀我過檔華星唱片公司(當年無的附屬公司)後,我便叫Leslie簽約華星試試看,那時陳淑芬還只是華星的秘書而已。

Leslie在華星要出國語唱片,我們專程請齊豫來港,在Leslie錄歌時他普通話發音,逐個字糾正他,十分大陣仗。記得Leslie初出道曾問我:「點解羅文有八個dancers,我得兩、三個?」我跟他說:「慢慢,遲一定輪到你。」結果《Monica》推出,令Leslie多年夢想一一實現。那次我跟Leslie到日本,無意中看到吉川晃司唱《Monica》,Leslie見他又唱又跳又打側手翻後讚不絕口,於是我們即刻買了這首歌的cover version版權,為Leslie推出了廣東歌《Monica》,此曲令他一炮而紅,把歌唱事業推上高峰。

以前我們錄音非常注重budget控制,每次租用錄音室只是短短幾小時,所以錄音前兩、三天,我們會先把寫好的歌給Leslie練熟,Leslie懂得睇簡譜,待他在家中練熟歌曲後,我們才開始錄音。Leslie錄歌效率很快,一首歌錄兩至三次便大功告成。

* 叫途人揀歌 *

不過,我們有時會很主觀,有點當局者迷,有一次,我和Leslie在北角一間錄音室錄歌,有首歌錄了兩個不同版本不知如何取捨,我們遂到樓下隨便捉個途人到錄音室試聽給意見。還記得那位途人初時表現有點疑惑,但一知道是試聽張國榮還未出街的歌曲時,即興奮到不得了,最終我們也採用了他揀選的版本。

Leslie唱歌的音域很闊,唱腔有時似羅文,有時又似某某歌手,若唱到這麼高音,歌迷跟不上,自然會覺得十分無癮,所以我叫他唱得大眾化一點,建議他壓低聲線去唱,令聲線變得sexy一點,我把Elvis Presley(貓王皮禮士利)的《Are you Lonesome Tonight》叫人填上中文歌詞,然後給Leslie唱,結果出來效果夠姣夠sexy。

口述:黎小田 筆錄:戴彩煥
﹍﹍﹍﹍﹍﹍﹍﹍﹍﹍﹍﹍﹍﹍﹍﹍﹍﹍﹍﹍﹍﹍﹍﹍﹍﹍

莫何敏儀是莫文蔚的母親,也是張國榮的摯友。1977年張國榮參加麗的舉辦的「第一屆亞洲音樂歌唱大賽」奪得第二名入行,莫何敏儀正是該屆評判。張國榮96年寫給莫母的心意卡,承諾會照顧莫文蔚。

* 莫文蔚母:理想的兒子 *

1977年,Leslie到廣播道麗的電視(亞視前身)參加「亞洲歌唱比賽」的試音,由於前來試音者大排長龍,就連當時擔任總經理黃錫照特別助理的我,也要負責部份評選工作,就這樣,給我遇上Leslie。我第一眼見到他,覺得他又靚仔又後生又唱得,所以試音時給了他高分數,最後Leslie順利入圍,在歌唱比賽中取得第二名。

以前麗的有大型節目舉行,不時會找我一對子女上台獻花,而Leslie勝出當晚,正是由我小女兒莫文蔚(Karen)上台獻花。Karen當日見到穿上白衫白褲的Leslie時,已覺得他是白馬王子,對他十分仰慕。

* Karen續緣份 *

之後我跟Leslie各散東西,直至Karen入行後在一個活動上跟Leslie碰上,再延續我跟他的緣份。當日Karen代我問候Leslie,當時Leslie驚訝地問Karen:「你係Eleanor(莫母英文名)個女呀!」自此之後,大家便一直保持聯絡。之後,我寫了一張note給Leslie,告訴他很開心大家能夠再見面,希望他「睇住」Karen,豈料Leslie立即送來花束和一張卡,說:「l'll take good care of Karen... 」他真的言出必行,在他首次執導的電影《煙飛煙滅》,真的找Karen演出。Karen很尊敬Leslie,她每做一個大決定前,例如轉公司、是否去台灣發展等等,總會找Leslie傾偈,問問他意見。我錫Leslie,Leslie錫Karen.....一切來自一個「緣」字。

Leslie知道我是兒童癌病基金創辦人之一,二話不說用私人名義捐了100萬給基金,之後又捐了幾百萬。後來我推出一張小朋友英文拼音的慈善VCD,為廣西山區小朋友籌款,Leslie不但出席記者會給予支持,而且更義務錄音,錄了很多鼓勵小朋友們學好英文的說話。

* 感激獲力捧 *

Leslie不單止喜歡助人,更是個非常飲水思源的人。當年他參加「亞洲歌唱比賽」當晚,黃錫照與我到後台為他打氣,黃跟他說:「l'm going to make you a star!」聽罷我立即跟Leslie交換了一個眼神,示意他今回「掂啦掂啦!」Leslie開心到不得了,更想不到事隔多年後,他仍然記得一清二楚,有次他接受黃霑節目訪問時,把當晚情況全都講出來,說自己當晚如何開心,其實我沒為他做過甚麼大不了的事情,但他仍不只一次的說感激,可見他為人十分謙虛。

Leslie實在是每一個母親心目中的理想兒子,他懂得待人接物、尊重他人、肯栽培後輩、有善心,又愛錫弱小,難怪很多母親也像我一樣──若然有這樣的一個兒子便足願矣!

口述:莫何敏儀 筆錄:戴彩煥
﹍﹍﹍﹍﹍﹍﹍﹍﹍﹍﹍﹍﹍﹍﹍﹍﹍﹍﹍﹍﹍﹍﹍﹍﹍﹍

高志森,電影導演及編劇,與張國榮合作電影《九星報喜》、《家有囍事》、《97’家有囍事》、《大富之家》等。

* 高志森:任性孩子氣 *

哥哥張國榮離開我們已經五年,回想當年和他首次合作,我仍然是編劇一名,剛剛參加電影《檸檬可樂》跟《聖誕快樂》的編寫工作,哥哥也有份演出,展開了我們的一段緣。當中最為人樂道的是他認真的工作態度,特別是他對完美的追求有一份不可妥協的執著。他會盡力去做到導演要求之餘,更會加入自己的創造力。記得有一次當時正在拍攝《家有囍事》,哥哥的角色是演黃百鳴娘娘腔的二弟,當中有一幕很簡單,只是要哥哥由廚房出來去開門,經過毛巾架時,將其中一塊掛得不太整齊的毛巾掛好,用意是以突出他娘娘腔的性格。

* 完美創造力 *

當然很順利地完成,卻料不到哥哥在做完掛毛巾的動作時,竟然拍了一下手,表示心滿意足的樣子,這下動作完全在事前沒有講過,但出來的效果卻是如此完美,令在場的所有工作人員為之讚嘆,張國榮就是這種在你意想不到地方,殺你個措手不及的好演員。

還記得在演這個角色之時,戲外的他表現都是一致的姐手姐腳,可以發現他直情投入到將角色完全帶回家。因為完成《家》片之後,有一趟跟哥哥飲茶,發現他的性格忽然變得粗豪,就好奇的問他最近在演甚麼戲,哥哥就說:「哦,近期在演《藍江傳之反飛組風雲》」,怪不得他又在「上身」。

有人會覺得哥哥高傲難相處,我敢講說這番話的人一定對他不了解。在片場上我從未見過如此容易相處的一線演員,只要你安排的他都可以接受,包括坐的椅子、飲用的飲料到每日的膳食,他連吃飯盒也甘之如飴。我不知見多少所謂大牌的嘴臉,他們可以對場務講「嘩,這飯盒怎會是人吃的?你幫我去深井買半隻燒鵝回來」講的不是人話。我和哥哥合作前後後十部電影,從來沒有見他口出惡言。

* 拒住Sam樓下 *

當然哥哥也有任性及孩子氣的一面,最好笑是有一回大隊去新加坡拍《花田囍事》, 同行還有阿Sam許冠傑。到了入住的酒店分配了三間套房,哥哥在二樓、阿Sam和我分別在三樓和四樓。之後就發現哥哥表情很古怪的走上我四樓的房間左看右看,我就好奇的問張國榮發生甚麼問題。只見他面有難色吞吞吐吐的說:「我不要住在阿Sam樓下,你隨便換一間工作人員的房間給我都可以,總之不要在阿Sam下面就可以,好嗎?」那一刻我完全看見一位巨星童真的一面,就好像一名小孩子對家長在撒嬌說:「我唔制」一樣,最後我就將房間調給他,哥哥就興高采烈的去收拾行李。這件事當中我從無覺得哥哥在爭甚麼,我提出來是希望可以讓你們分享張國榮這位巨星純真的一面,很小的事已經令他很滿足地樂上一天。

口述:高志森 筆錄:何永寧
﹍﹍﹍﹍﹍﹍﹍﹍﹍﹍﹍﹍﹍﹍﹍﹍﹍﹍﹍﹍﹍﹍﹍﹍﹍﹍

髮型師Herman(左)的首位明星客人就是張國榮,二人合作多年,相處融洽。

* 髮型師難忘:迫我幫阿梅紮髻 *

張國榮御用髮型師Herman一直深受哥哥愛戴,二人相識是一種緣份,原來哥哥是 Herman入行後第一個明星客人,他的成名,說來哥哥也有功勞。

Herman早前接受哥哥好友蘇施黃主持的商台節目《是他也是你和我》訪問,他憶述: 「哥哥以前好鍾意麗晶(現為香港洲際酒店)coffee shop飲,我做間髮型屋就隔籬,陣時我仲係junior stylist,有日佢飲完,我記得佢好似係要去《勁歌金曲》唱《風繼續吹》,佢就入搵我幫佢吹個頭,但當時我有客唔得閒幫佢,有個女仔又好鍾意佢,咁咪叫個女仔同佢吹,點知個女仔手震得好犀利,最後都係由我吹番,之後第二日,佢話要拍戲,叫我幫佢剪頭髮,我就係咁開始。」自此,Herman成為哥哥的御用髮型師,也慢慢成為城中著名的星級髮型師。

* 「做好認真」 *

Herman坦言眾多明星客人中,算哥哥最難服侍,他說:「因為佢做真係好認真,次佢做導演兼主角,梅艷芳係女主角,佢話要有五十年代感覺,阿梅個頭要紮個髻,但係阿梅頭髮短到不得了,但係哥哥唔理,只會同你講得未呀?你仲有45分鐘,佢就係咁,一定要你做到,最後又真係做到,人係要俾人迫先會做到好。」

撰文:胡比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昨天,聽到另一種意見
有些人覺得哥哥的美、哥哥的好
哥哥的表演藝術造就之社會文化研究
乃至於哥哥的人品性格
都隨著他的離去,被Fans過度神化了
不免有點擔憂或反感

某些部分,我不否認
有時看見一些Fans描寫哥哥的文章
也覺得幻想與距離美化了
所有哥哥的形象

但崇拜偶像的行為本質,本來就類似堅定的宗教信仰
我覺得,每個人都有權利
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如同你選擇的信仰
只要別拿你的偶像
當作合理化自己脫序行為的藉口

別說你不吃不喝餓肚子、攢錢買盡所有商品
是為了讓偶像開心
或者荒廢學業事業、不顧父母反對跋山涉水
是為了見上偶像一面
證明你有多愛他

承認吧,
這些都是為了滿足你自己
每個人都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別把偶像拖下水

摒除這些,只要不因此影響正常生活
要崇拜誰?如何崇拜?
要如何想像他?要把他放在第幾位?
都是個人選擇
其他人也應該以開放心態,來尊重別人的自由

更何況
一個足堪典範的偶像
多少能為他的仰慕者帶來正面提昇的能量

在我心中,哥哥真的很棒很好
但他不是神
在我眼中,他雖然追求完美
但他不是完人

他會為了小事撒嬌,然後高興的像個孩子
他會為了表演,板起臉孔給人壓力,只為逼出潛能
他會為了一次觀眾的噓聲難過,記得到大紅大紫之後
他會為了接受一次提拔,多年後不忘回報

在我心中
他會哭會笑、會生氣難過
他有喜怒哀樂,真心對待親人朋友
就像你我一樣

我愛的是
他不只在工作領域上努力
當明星、當演員、當歌手、當導演、當音樂創作人......
就連日常生活裡的每種身份
作男人、作兒子、作朋友、作知己、作情人......
他都全心全意對待,毫無造作地
面對人生,只作最"真"的自己

舞台上,他用豐富的靈魂賦予角色生命
舞台下,他用自己的生命綻放無限光芒
成功,就笑著接受掌聲
即使失敗受傷,也還是那麼耀眼...

只因他『認真堅持,忠於自己』的態度

喜歡哥哥
最初當然來自於螢幕上的驚豔
但後來,卻是這些幕前幕後、一點一滴的小事蹟
堆積出對他的認同、感動與佩服
匯成持續多年的傾心

對我來說,他是最好的偶像
有太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更別說他的表演,曾帶給我那麼多回憶

有人說,
每個人一生都是由一段段記憶組成的
如果真是這樣

哥哥,我好高興,
自己的人生裡....

有‧你‧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