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7日 星期六

月夜歌舞 Wonderful Night

古語有云:「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千年來的智慧果然不假

這麼多年追隨音樂教父陶老大的我
今晚第一次缺席他的演唱會
心有不甘的同時,更決定不要浪費這個夜晚
恰巧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板橋音樂文化節》的廣告
開幕音樂會——『原民的山海舞宴』
包括主題或是卡司都挺吸引我的
日期也剛剛好~就是今夜!我想...這或許是個sign吧?

下午唱完5個半小時KTV,從密閉包廂中解放的我
走在西門町街頭,迎面又是微涼的晚風
正好是看戶外表演的好天氣
還得感謝捷運板橋站已經開通
於是,我搭上一班文化列車
展開一個美好的夜晚~

一直以來對我而言,原住民文化總帶著點神秘色彩
明明同住一塊土地上,卻覺得既陌生又遙遠
部落生活彷彿是課本上、故事裡才會出現的幻想國度
但在真實生活裡,發光發亮的原住民越來越多
他們的文化,就和這片土地上的所有族群一樣真實
該方面知識與經驗的貧乏,讓我對他們的生活充滿想像
久而久之,原住民文化在我心中添上了優雅的色彩
以前是好奇與探索,現在更多的是認識與尊重

最近我尤其著迷的,是他們的『音樂』

原本想像今晚的音樂會,是一個恬靜的文化之夜
不過可愛的原住民朋友哪~
你們帶給我的感動真是超過這些太多太多了!

令人驕傲的八部合音,布農青年雄渾的共鳴率先劃破黑夜
齊謝天、慶豐年,盡情歡愉的歌舞
暢飲酒酣倒地即睡,秀出他們幽默可愛的個性。

接著,美麗的魯凱公主手持百合緩緩步出
僅靠她一人輕盈的舞動窈窕身段,舉手投足間
就足以道盡巴冷公主與蛇王相戀於鬼湖的淒美愛情。

排灣武士的戰舞氣勢雄壯,既威武又精彩的令人目不轉睛
黑色戰衣繡上神聖的百步蛇圖騰,千百年來庇佑著勝利
琉璃珠‧陶壺‧青銅刀則是象徵身份地位的珍寶。

緊接著,頭戴可愛花環、身穿繽紛肚兜登場的是卑南姑娘
稍一動作,腰間銀鈴叮噹作響,裙擺飄飄舞出故鄉的美
好嗓音更唱出普悠瑪血液裡的表演天分。

編織工藝冠各族的泰雅女孩,則婆娑著美麗精細的織紋
文化裡的黥面不是罪惡、亦非污名,而是肯定能力與成熟
彰顯的是青年的英勇與女性的美德。

歌云: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
世居山谷的鄒族男女,好山好水好嬌俏,現正載歌載舞著
紅藍黑的亮麗服裝,恰是森林間的勇士與精靈。

最後登場的是依山傍海的後山,阿美族圍成圈在歡度慶典
女子鮮紅衣裙襯花帽,男子半片彩色綁腿、頭戴舞冠
口裡唱出的是,多年前嵌入我靈魂與記憶深處的曲調
一時之間,我想到了那個夏天
那個揉合了青草味‧浪潮聲‧童顏笑語的夏...

迷濛中我抬起頭
今夜有一輪好美好亮的盈月
星星好稀,柔白月暈卻像要染亮整個黑夜
月夜晚風中
我望向舞台上時而奪目、時而悅耳的美
透過歌舞一點一滴傳遞出來的民族歷史與文化
就像是循循善誘、深入淺出的老師,引領著我學習
如此輕易地讓我的心靈與官能都感到飽足
你們,真的好棒!

而這個夜,好美....

〈待續〉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