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6日 星期五

縱貫島嶼 Round Trip

我伏著一條亮晃晃的,橘皮的蛇
穿過嘉南的夜
金色絲線是沿途招呼的鄉愁
從台灣頭到台灣尾
再到逆行的此刻
那是我熟悉又陌生的燈火
燃亮了歸家的路

送往迎來的牠暫蜷在島嶼中央
看見了團聚與別離
在黑色的太陽裡
又要啟程

中秋過後的月
缺了一角
卻格外黃橙橙的
遙遠相映

理應是身子累了,怎麼我
眼皮卻疲憊地濕潤
在這一場奔馳裡
每站都有它既定的方向
但在未來的日子裡
沒有誰能引領你往哪走

回家以後
才是漫長的路途

過了,方能冷眼
當初的迷惘與掙扎
也唯有走過了
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
海闊天空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