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6日 星期六

蝶戀 Attachment

感覺上 好像每年都是這樣
越接近謝幕的日子
那名字、那身影
就越環繞在我四周

今年也是一樣
在導演的夢裡留下一句:「就此別過。」
醒來後
只見滿床淚痕
蝴蝶卻早已翩然遠飛了

不知道牠
是不是飛回到23年前的場景
為我圓一個夢
重溫年少與你初相逢時
那悸動的純真愛慕

一直以來,因為太想捉住
在虛空中飛舞的蝶
所以我用盡力氣
去珍惜
每一回的不期而遇

還在內心嚴守著
只有自己才懂的戒律
深怕褻瀆了
屬於那一天的悲傷

每年唯有那一天
不適合玩笑、不適合娛樂
只適合安靜地
一個人舔舐傷口

其實我知道 我只是太害怕
害怕總有一天會遺忘
害怕情感被時間稀釋
這種恐懼
勝過對年華老去的無力

所以才為自己
訂下一個無形的約束
彷彿是一種精神上的朝聖
一種來自心靈的儀式

每一年,訂一個日子
讓自己
重新沐浴思念
也重新臣服輝煌

只是這回事
說出來太傻氣
聽起來太癲狂
很難讓外人瞭解

這份蝶戀
是如信仰般堅定的追憶
或許只有
真正的有心人才懂

我其實不奢求
也不盼望任何改變
所有因你而來的快樂與難過
只願擺在心裡默默發酵

就像每個人心中
都有一位忘不掉的情人

而我忘不掉的
是一份依戀.....

0 意見: